孩子教會專家的事:跨越有限 才能看見無限 PART-1

◎心路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室 鐘榕榕

【從多專業到跨專業】

「如果一個不斷在治療室裡做插棒訓練的孩子,卻不能把相同的動作類化運用到日常生活中,像插飲料吸管這樣的事情上,這樣的早療有意義嗎?」心路副執行長,也曾在醫院擔任語言治療師多年的林麗英,看到台灣早療專業服務的「特殊現象」,一直有這樣的感慨。

近年來,在政府和民間的重視下,醫療院所、社福團體、教育系統,甚至私人,投入發展遲緩及障礙兒童早期療育服務的資源愈來愈多,在資源聚集的都會區,有些家長甚至會讓孩子白天唸托兒所(托兒所定期有早療專家巡迴輔導),每週再安排個一、兩天,帶孩子去上社福團體辦的時段療育課和醫院的復健療程。更積極些的家長,還會去參加各種親職課程──醫師、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語言治療師、社工師、心理師、特教老師…,各種專業人員、各種專業建議,填滿了孩子和家長的生活,但各行其是的專業,卻也可能為孩子的發展、家庭的生活增添了許多迷惑和挫折。

「雖然知道多做未必有益,但不做,總覺得會錯過了什麼。」這是許多家長面對各種療育選擇時的心情,只要孩子能多一些進步,家長總想盡力去試。

反觀早療資源不足的地區,不要說私人單位、早療機構,可能連一個治療師都沒有,杯水車薪的幼托園所巡迴輔導或定點(到宅)療育,往往是家長唯一的選擇。

有限資源間難以整合;資源分配又有顯著城鄉差距;以及家長觀念不足,是台灣早療發展現況上的難題。

專業融合,才能提升孩子整體發展

「台灣早療走了20多年,我們愈來愈清楚,所謂的專業療育不應該只是在治療室中走平衡木、插棒、拼圖,用一套固定的教具教學。如果訓練的結果,沒有辦法讓孩子在有意義的環境中執行有意義的活動,這樣的療育就是沒有成效的療育。」林麗英說。

多年前,離開醫院工作的林麗英,來到心路的兒童發展中心當主管,習慣在治療室裡一對一或小團體進行語言治療的她,突然要每天面對一屋子的發展障礙孩子,她開始想:「孩子的生活裡除了與障礙對抗,不停的做復健,不停反覆的學習吃飯、穿衣、刷牙、上廁所之外,還應該有些什麼?」

脫下治療師的白袍,她開始向同仁學習幼教、特教的知能,同時也教導他們復健治療的概念和簡單方法。本來只是想促進專業間的彼此了解,卻因為了解而促成了合作,進而形成心路早療團隊的跨專業合作模式。

在心路的早療專業團隊裡,有治療師、老師、社工、督導,大家各有專業職責,但所有的專業環環相扣。除了分工,還要有合作,更重要的是不同專業間的融合。「所謂跨專業合作,其實就是全部的專業來看一個完整的人。」語言治療師王道偉說。

王道偉雖然是語言治療師,但從個案的團體評估、家訪,到與其他專業人員合作擬定每一個孩子的個別教育計劃,以及共同參與課程設計與課程進行、教學會議、聯合在職訓練等,治療師都必須投入。

專業不再各自為政,療育目標也不再切割,而是如何促進孩子在日常生活與學習活動中,能有效的移動、操作、溝通、遊戲、生活自理…,孩子在各方面的需求開始被完整看待,不再分割成片段。

跨專業合作模式開啟更多可能

這樣的改變,不僅僅減輕了家長與孩子在面對各種專業「處方」的焦慮,也帶來了提升孩子整體能力發展的好處。而這樣的合作習慣,以及各專業人員對其他專業的了解,更可以把這樣的跨專業合作模式移植到幼托園所巡迴輔導、偏鄉療育、到宅療育等其他形式的早療服務。專業團隊走出封閉的機構,向外擴大與幼托園所、醫院診所、衛生所及家庭的共同合作。

「愈是資源不足的地區,其實愈是需要這種跨專業的團隊合作,有限的資源不允許再各自為政了。」林麗英說。以偏遠鄉鎮為例,與其仰賴外界頻率低、又不知何時會抽離的專業輸送,當地的公共衛生資源、幼教老師、家長,其實是更穩定的療育資源。

「專業團隊也許一個月只能來個二、三次,但專業的觀念和技術,如果能夠整合和分享,拉進當地人員一起學習共同投入,早療的量能,就能顯著提升。」林麗英在偏鄉的服務經驗中深深感受到專業合作的重要。

跨越專業的有限性,才能發揮更大的改變力量。在發展困難孩子的身上何嘗不是如此?當我們不執著於孩子的有形限制,我們就能看見在孩子身上擁有的無限潛能。這一門「跨專業合作」的功課,孩子,其實是專家們最好的老師。

延伸閱讀:

您的幫助,將帶給孩子們希望好天天http://web.syinlu.org.tw/help/donate_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