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

「打疫苗仍無抗體」癌友困境:醫院回診憂染疫、疫苗副作用又嚴重

疫情逐漸趨緩,與病毒共存已成未來生活目標,卻仍有不少免疫低下患者正面臨兩難局面。藝人唐玲罹患胃癌,歷經多次化療,必須定期追蹤回診,但去年疫情爆發時躲在家中近半年未回診,沒想到發生遠端轉移,必須再次回院手術、接受化療。她害怕治療,也擔心打了化療後免疫力更差,若在未打滿新冠疫苗3劑下又不小心確診,身體恐怕承受不住。

不只新冠肺炎 肺炎鏈球菌感對年長者更有致命威脅

多項研究顯示,新冠肺炎確診者同時會出現細菌感染問題,已確診新冠肺炎病患中,合併細菌感染的菌種,亦發現社區型肺炎常見的─肺炎鏈球菌。 台灣鼻科醫學會理事長暨台大醫院耳鼻喉科葉德輝醫師指出,鼻腔最深處─鼻咽,積藏上百萬個病菌,而肺炎鏈球菌平時就潛伏於鼻咽中,呈現無症狀的帶菌狀態,成人平均帶菌率為5~10%。一旦人體感染其他疾病、免疫力下降時,肺炎鏈球菌便可能經由呼吸道或血液侵襲器官,嚴重可能引起敗血症、肺炎、腦膜炎等多種侵襲性疾病甚至致死。「要完整提升肺炎的防護,應接種新冠、肺炎鏈球菌及流感等三種疫苗。」 新冠合併細菌感染 近6成來自肺炎鏈球菌 財團法人李慶雲兒童感染暨疫苗發展醫學文教基金會針對1089位50歲以上成人進行問卷調查發現,已接種新冠疫苗的受訪者中,高達66%未接種肺炎鏈球菌疫苗、52%未接種流感疫苗;未接種原因,民眾皆認為已接種新冠疫苗後,便無需再接種其他疫苗。 基金會董事長黃立民醫師表示,新冠疫苗僅針對新冠病毒提供保護作用。但據統計,新冠肺炎住院的患者中約7%合併細菌感染,且進入加護病房的患者感染比例更是一般住院者的兩倍;另一研究針對新冠肺炎合併細菌感染患者進行分析,發現近6成感染源來自於肺炎鏈球菌。民眾僅接種新冠疫苗,恐難防肺炎鏈球菌侵襲。 逾7成肺炎鏈球菌對常見抗生素具抗藥性 黃立民醫師表示,年長者因感染肺炎鏈球菌所引起的菌血症,致死率高達60%。今年國內已累積27例侵襲性肺炎鏈球菌感染症、2例死亡案例,其中近6成為65歲以上長者族群。病毒性肺炎容易伴隨細菌性肺炎,且兩者容易混淆。臨床治療中,高達7成肺炎鏈球菌對第一線常見的抗生素具高抗藥性,病人更會增加住院時間、影響治療成效。 黃立民說明,台灣現有肺炎鏈球菌疫苗分為:23價多醣體疫苗、13價結合型疫苗兩種。23價多醣體疫苗針對的菌株較多,保護範圍廣,但無法完全涵蓋台灣流行前三大菌株類型;另一種13價結合型疫苗具免疫記憶力,保護效果可維持較長時間,也能針對目前流行的菌株進行預防。 依據前美國疫苗接種諮詢委員會(ACIP)與疾管署皆建議,65歲以上者,若未曾接種過肺炎鏈球菌疫苗,建議先接種一劑13價結合型疫苗,一年後再接種23價多醣體疫苗。具有高感染風險的族群建議兩種疫苗都要施打,完整防堵肺炎。 為幫助民眾更了解預防疾病的重要性,財團法人李慶雲兒童感染暨疫苗發展醫學文教基金會與台灣鼻科醫學會共同舉辦「神秘鼻腔透視巡迴展」,打造首創鼻腔3D沉浸式體驗,希望透過大眾對病毒、細菌種類及鼻腔帶菌的認識,來強化肺炎預防的認知。巡迴展於6/23至6/26於高雄巨蛋香榭廊道登場。

有無打疫苗,死亡率差不多?藥師戳破「1個誤解」這樣看才正確

新冠肺炎疫情目前在台灣仍是大流行高原期,每天確診數持續破萬,因此社群媒體、各種討論平台上,充斥著疫情相關訊息,其中不乏似是而非的錯誤觀念和不實內容,反而讓民眾陷入焦慮與不安,影響個人在預防治療、用藥觀念的錯誤選擇,非但不能保護自己和家人,反而危害了健康。

為什麼總有一群人拒打疫苗、愛聊陰謀論?醫師親解:自古以來就這樣

COVID-19疫情大流行以來,接種疫苗成為階段性解方,然而世界各國都會有這麼一群人,對於疫苗充滿恐懼,拒絕施打。美國知名小兒耳鼻喉科醫師妮娜・夏皮羅(Nina Shapiro)在《誇大不實的醫療迷思》一書中分析「拒打疫苗」的歷史其實由來已久,並駁斥了關於接種疫苗有助於醫師獲利的謬論。以下為原書摘文:

認清Omicron「無法清零」專家籲:輕症共存、集中照顧中重症

回溯2021年5月中旬,台灣爆發新冠肺炎社區流行,全國實施第三級警戒,當時針對確診者進行基因定序發現,幾乎是Alpha變異株,傳播力較原始病毒株多增6成。該年7月Delta變異株現身,傳播力更強,成為全世界主流變種病毒,直到11月Omicron變異株出現,年底就取代Delta成為全球最強勢的變異株。

疫苗還要打幾劑?專家曝「後疫情解藥」關鍵:群體利益更重要

2020新冠肺炎爆發以來,劇烈衝擊了人類生活方式,經歷兩年多的疫情折磨,許多國家在疫苗施打率提升後,逐步邁向「與病毒共存」的新防疫模式。但這代表疫情已來到盡頭嗎?不,新冠病毒仍不斷變異,隨時可能再度肆虐於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如何評估後疫苗後的疫情發展?《疫苗商戰》分享謹慎而長遠的觀點,提醒人類與病毒這場戰爭,仍處於進行式,個人利益與集體福祉,必要時須有所取捨。以下為原書摘文: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