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

微解封反而令你焦慮?調整心態迎接「新正常」生活

(優活健康網新聞部/綜合報導)新冠肺炎疫情三級警戒終於微解封,在這段防疫的日子,為了避免病毒散播,不出門、與人保持距離、不在外用餐,成了這段日子的常態。隨著微解封到來,很多人希望早日回歸正常的日子,可以去購物、逛街、聚餐消費。但也有一些人因為微解封,原先採用封閉換得的安全感消失,開始出現焦慮、恐慌,擔心微解封恐釀成防疫破口。每個人對解封的期待不同 沒有誰對誰錯恐慌與期待是解封氣氛下會出現的心理矛盾,一方面期待恢復正常生活,另一方面又憂心外面不安全。對於這種想要又擔心的衝突,這些差異取決於個人的心理特質及疫情對個人的影響。因此,當發現自己的心境跟別人不一樣時,要注意的是,不要陷入誰對誰錯的問題,因為每個人在隔離這段期間所遭遇的狀況不同,在解封時,每個人對於安全跟期待也可以不一樣,不需要普天同慶。給自己跟周邊的人允許按照閣人的步驟走出封鎖,保有自己調整改變的時間。讓大腦在安全情況下 重回社交生活對於已經受到病毒驚嚇的大腦,面對「新正常」生活的改變,也需要逐步調整,每個人調整的步驟不一樣,首先要依據自己的節奏進行,接收正確訊息,與周遭的人討論生活變化。別急著一口氣做想做的事情,先選擇變化較小、已經習慣的、比較小規模的社交互動,把注意力集中在當下的活動,不要糾結於「假設」或「應該」發生的事情。讓大腦在安全情況下,慢慢適應「新正常」的生活。奇美醫院精神醫學部長林健禾表示,病毒影響的不只是生理,搭著媒體網路的放送,心理層次的散播比實際病毒散播的更廣,心理受影響的人數遠遠超過被病毒感染的人數。心理比較敏感的人這段期間若焦慮、緊張大到超過自己能負荷的程度,應及早就醫,讓醫師協助把身心症狀解除。

分組總是被拒絕 如何幫總是落單的孩子?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老師,我能不能跟你同一組?」阿旻問老師。「待會我們玩籃球比賽就要分隊了,跟我同一組幹麼,當裁判啊?」「當裁判也不錯啊!至少可以決定誰犯規、哪一隊罰球,這樣也很威風啊!」「我看你不是真的想當裁判,是想偷懶吧?」老師對於阿旻和他一組的要求不以為意,轉身對著全班同學說:「同學們,現在開始分組,每一隊五個人。」話剛說完,同學們便開始行動。有些組別在老師一聲令下後,不到五秒鐘,很快地就五個人成了一隊。阿旻跑向第一組,問:「我跟你們一組好不好?」沒有人理他。阿旻又跑向第二組,問:「拜託啦,我和你們一起可不可以?」小輝翻了個白眼,說:「走開啦,你很吵欸。誰要跟你同一組!」炳仁也說:「對啊,每次拿到球就亂丟,也不傳給別人。」碰了一鼻子灰的阿旻轉向第三組,問:「我可以跟你們同一組嗎?」「很抱歉,我們在等小玫。」鳳萍回他。不待阿旻開口,第四組的小威立即補上一句,「我們這一組已經滿了。」阿旻在教室裡不時穿梭,殷殷企盼著有哪一組同學願意讓自己加入。「老師,我們這一組好了。」「我們也好了。」各組的同學此起彼落地回報老師。「分好組的同學,現在把名單交上來。」阿旻坐回自己的座位,落寞地低著頭。最討厭的是,班上明明有二十六個人,但老師每一次都說是五個人一組,自己總是成了落單的那一個。這也是為什麼阿旻一開始就想跟老師同組,因為他早就預期自己會被冷落在一旁。老師翻了翻收齊的分組名單,對全班同學們說:「有誰願意接受阿旻到你們那一組去的?」有的人拚命揮著手說:「喔,不要、不要、不要!」有些人則猛搖頭,還有些組別悶不吭聲。阿旻趴在桌上,用外套把頭蓋住,雙手在桌子底下用力摳弄著。「我討厭分組,我討厭玩籃球,我討厭這個班,我討厭你們,我討厭、討厭、討厭!」喃喃自語的抱怨,只是無力的抗議,依然無法喚回同學們對他的接納。何其冷漠啊!被遺忘在角落的孤寂感,只有阿旻能夠深切體會。【陪伴孩子面對焦慮】「自選組別」:殘酷的挫敗很是殘酷與現實,每回只要一牽扯到分組,特別是當老師讓同學們自己選擇湊成一隊時,有些孩子很容易陷入被拒絕的處境。當孩子獨自面對這樣的現實,很容易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入挫敗。「強迫分組」:細膩的接納當我們遇到問題而無所適從時,便會處在很焦慮的狀態。因此,「如何學會解決問題」成了很關鍵的事。例如分組時,沒有人想找自己一組,孩子往往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別再讓孩子獨自承擔受挫感。請伸出援手,給予必要的協助,讓他們被接納。例如採取強迫分組。「各位同學們注意!現在按照座號,一號到五號,六號到十號……二十一號到二十六號一組。」或許一開始,同學們會有雜音,「老師,我們不想和阿旻同一組。」這時,老師不需要在公開場合給予同學回應,或在現場立即進行處理,以避免讓當事人(阿旻)陷入被討論的焦點,而遭受尷尬與難堪。在一號至二十六號之間,我們可以有不同的排列組合。先給總是落單的孩子機會。在一個組別裡,讓他有表現的機會。給他一個舞臺,讓他被看見,就能夠累積孩子之後在教室裡被接納的機率與可能性。我相信,當事人會以最佳的姿態與表現,贏得同學們的刮目相看。別再讓孩子落入分組的焦慮,就從我們細膩且細心地,從細微處協助開始。左右為難的焦慮另外一種焦慮是「左右為難」。例如:「林小玫找我同一組,陳娟娟也找我同一組。小玫和娟娟,兩個人都是我的好朋友,但是她們兩人不可能在同一組……」也就是說,「乾脆三個人同一組」這件事情無法成立。在這種狀況下,到底是選林小玫或陳娟娟,卡在中間的孩子就會陷入左右為難。於是孩子可能乾脆兩個人都不選,兩邊都不得罪。但是這樣的選擇,又讓人覺得很委屈:明明兩人其中的一個會跟自己同一組,自己卻選擇兩個都不要。有些孩子為了解決這種左右為難的焦慮,乾脆交由命運的安排,擲筊來判斷。到底最後跟誰在一起,就看銅板怎麼丟:人頭?還是伍拾圓?隨緣決定自己是跟林小玫,還是和陳娟娟。有的人算盤打得公平些,決定乾脆就輪流吧,一次給林小玫,一次給陳娟娟,或是第一、三週選林小玫,第二、四週配陳娟娟。只是在現實中,如意算盤沒辦法打得那麼順利。選了林小玫,陳娟娟心裡會有疙瘩,不舒服;等到下次要找陳娟娟時,她不見得會想要在同一組了。反之亦然。人性的複雜,就在這裡。這當中,也考驗著孩子如何去化解人與人之間的兩難互動。在還沒有找到適當的答案之前,焦慮自然而然就會伴隨自己很長一段時間。主動與被動有些孩子個性比較主動,一聽到分組,就自然而然趨前尋找自己心儀的組員。反之,相對被動的人往往待在原地,等候著別人來邀約。主動與被動的相異,造成不同孩子在社交互動上,產生不同的結果。當孩子主動時,就得承擔被拒絕的可能。「我邀約你,你卻回絕我」──面對拒絕,牽動了孩子的「挫折忍受力」。◎「你拒絕我,沒關係,我再找下一個。」往好的方面來看,不妨把這當成認知功力的鍛鍊。「你拒絕我,沒關係,我再找下一個。」對於被拒絕這件事情,學習甘之如飴。對很多事情不強求、不執著,只要努力去找,就可以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夥伴。這樣的孩子,看待事情會有合理的認知與解釋。◎「你拒絕我,都是因為我不好。」相反地,若負面思考如茫茫迷霧籠罩腦海,孩子一遭到拒絕,便會懷疑是自己不好、讓人討厭、沒有魅力、不夠吸引人、個性古怪、能力不足等。「你拒絕我,都是因為我不好。」被拒絕一次、兩次、三次……漸漸地,心灰意冷,便放棄主動找人的意願。孩子杵在原地不動,更難以收到邀約,其他人也容易對其做出負面解讀,誤認為他高傲、不好相處,或者根本不想跟大家同一組。最後,只有落單。內在歸因與外在歸因內在歸因的人,比較會把問題歸咎到自己身上,這樣的人比較辛苦,也會給自己多餘的負擔,讓自己多承受一些不必要的壓力。但是,內在歸因的人比較容易找到問題的癥結點,進而做些調整與改變。傾向於外在歸因的孩子,相對就比較輕鬆自在。我找你,你拒絕我,那是你沒有緣分,錯失了這個機會,那是你的損失。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自己哪有什麼錯,所以外在歸因的人容易忽略問題的癥結,讓被拒絕這件事,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想法的轉換練習拋出一個例子,讓孩子列出正面與負面的想法,以釐清自己如何進行解讀,而產生不同的結果。就以「分組時,沒有同學來找我」這個狀況為例子──◎比較負面的想法「你看,都沒有人找我。我就知道每個人都很討厭我,他們連找都不找。我在這個班上是多餘的、是隱形的,是邊緣人,不被重視的……」負面的想法一旦被啟動,負能量的瓦斯桶就像連珠炮似的逐一被引爆開來。◎比較合理的解釋「我可以有多一些選擇。我可以自己決定想要去找誰。也許對方不見得接受,那沒關係,至少我嘗試過了。或許有更適合我的組別。」讓孩子瞭解,換個方式想,會有不同的解釋。擴充想法,多一些選擇,跳出自己的執著,讓自己以最好的狀態來面對。他不是討厭你,只是他更喜歡別人看似理所當然的分組,對於孩子卻是一種折磨,有如揮不去的沉重負荷。一聽到分組,有的孩子便壓力破表,湧現焦慮,深感莫名的茫然:自己沒有做錯什麼事情,但為什麼同學們就是不願意找自己同一組,難道是同學們不喜歡自己嗎?這也不盡然。與其說不喜歡自己,倒不如說同學們有更喜歡的人。在小組裡,小團體的凝聚力與默契是勉強不來的。同學們不一定是討厭你,只是他們彼此更熟悉。像這樣試著從比較合理的角度來看待,對於被拒絕的結果,也比較能夠接受。(本文摘自/覺察孩子的焦慮危機/寶瓶文化)

對嫉妒或羨慕情緒感到焦慮?心理師教你治癒技巧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焦慮有一點奇妙且迷人的成分,在於它其實並不是一種感覺。我們藉由生理症狀和侵入性思維,感受到焦慮在自己身體及心智上的展現,但焦慮本身不是一種實在的感覺,它反而代表著一些我們太害怕,以致於不敢面對的脆弱感覺。我將舉一個例子來說明。多年前有一天,我和兩個兒子外出,在我們最喜歡的店買衣服。大兒子說:「媽媽,我們幫艾席爾看看雨靴吧。」 「好主意。」我回答,邊牽著艾席爾的手走向展示櫃。艾席爾馬上抓住一雙瓢蟲雨鞋,跟哥哥的雨鞋幾乎一模一樣,但哥哥的也已經裂到不能再穿了。艾席爾試穿後尺寸剛好,我們就準備往收銀檯去,但埃弗瑞斯邊咕噥著:「這樣不好,艾席爾不能比我先買新雨靴。」我不耐煩地說「但你剛才明明說要幫艾席爾找新雨靴的!我不懂你在不開心什麼?」。他就這麼一路抱怨到結帳櫃檯「如果我沒有新鞋子,我就不想要他有新鞋子。」這是對手足產生嫉妒情緒的經典例子,但我花了點時間才看出來。 試圖藉由控制,迴避痛苦感覺幾分鐘後,在我們往下個目的地前進時,埃弗瑞斯抱怨說:「這樣不好,在我還沒有新雨靴之前,艾席爾不能先穿他的雨靴到溪邊。」當埃弗瑞斯試著控制他生活中的外在情況時,很常說「這樣不好」這句話。以前,我都會試著說服他為什麼「這樣可以」,直到我了解到,面對受到恐懼及控制欲逼迫的自我,爭辯是沒有意義的。後來比較熟悉之後,我就更能從辨認他的感受著手,接著引導他深入他的感覺。「聽起來你好像是想要控制,來避免讓你自己感覺羨慕。」我說。 「羨慕是什麼?」埃弗瑞斯問。我解釋著「羨慕跟嫉妒有點像。嫉妒是你覺得自己被排擠,像是爸爸跟艾席爾玩,把他逗得咯咯笑的時候。羨慕是你想要擁有其他人擁有的東西。要讓自己去感受這兩種感覺,都真的是很困難」。「妳是說綠眼怪獸嗎?」艾席爾突然嚷叫著。「亨佛萊很嫉妒青蛙歐格。」他說的是他們很喜歡的倉鼠亨佛萊系列童書,亨佛萊是班級寵物,但當老師帶來一隻青蛙作為新寵物時,所有孩子都為之瘋狂,亨佛萊因此感到嫉妒。 沒錯,那就是嫉妒。它被稱為怪獸,是因為它在內心感覺起來巨大無比,好像可以把你吞下去一樣。當人們感到嫉妒或羨慕時,大多數人都試著否認,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不該有那種感覺;可是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嫉妒或羨慕,這是身為人類的一部分。但那些真的是很難受的感覺。一部分的你不相信自己(也就是自我,不過我還沒和孩子們說到這個詞)能夠處理這麼重大的情感,所以要求你控制其他人,這樣你就不需要有這種感覺了。但這沒有用!你無法控制人或情況,光是試圖這麼做就會耗費很多力氣。結果,讓你自己感受羨慕還容易多了。它只是一種感覺、一種能量,而且令人非常不舒服,但它會穿越你的。當你盡力想控制的時候,內心會變得緊繃,這種感覺因此無法發散。它變得受困於你體內,越長越大。如果你能讓自己感覺到羨慕的話,它就能穿越你;最後,你就會接受。埃弗瑞斯似乎聽懂了,他的抱怨和控制欲平息了下來。我看到他明顯地呼出一口氣,緊繃的控制欲放鬆了,轉變為接受。我教我的孩子們一個簡單的公式,這也是我每天都和患者分享的: 感覺自己的感覺=接受現實=隨著生命之河流動VS逃避感覺=控制現實=對抗生命之河,覺得自己深陷其中 學會放手,隨著生命之河漂流一旦辨認出隱藏在控制欲中的感覺,我們所有人就得以突破那份緊繃感。我不再試圖說服埃弗瑞斯轉移注意力,埃弗瑞斯也停止嘗試控制我和艾席爾。身為人類,我們似乎天生就想控制外在情況,試圖藉此迴避痛苦和不舒服的感覺。然而,療癒的一個重要關鍵「學會放手,並隨著生命之河漂流」,就是我們得允許自己去感覺自己的感覺。患者在治療時告訴我:「我終於知道妳在說什麼了。我今天注意到自己的腦子天旋地轉、心煩意亂,越來越焦慮;後來我做了幾個深呼吸,轉向內在,接著問自己:『我現在的感覺是什麼?』通常都是悲傷、羨慕或對未知的恐懼之類的。但當我放任自己去感覺的時候,焦慮就會逐漸消退。」這一刻讓我充滿了成就感。感覺是能夠克制的,焦慮卻不是。你越是能夠戒除任焦慮的藤蔓恣意向上蔓延、綁架心智的習慣,並且取而代之地回到你的心,也就是你的感覺存在的地方,就能減少焦慮,也更能覺得平靜。 (本文摘自/焦慮是禮物:24個練習,學習自我治癒技巧,擁抱真實的自己允許自己選擇愛/時報出版)

急性子長輩易得恐慌症 有這些警訊要注意

(優活健康網新聞部/綜合報導)台灣已是高齡化社會,照顧老人除了生理,也要關注心理健康。年近八旬的李媽媽習畫、練書法多年,逢年過節紅白事,都吸引朋友上門索取字畫,忙得不亦樂乎,但家屬發現數十年應付自如的事,卻開始讓老人家情緒異常起伏。起初常說「心情差」,接著憂慮友人請託字畫無法完成,而發生恐慌,甚至喘不過氣送急診。家屬懷疑母親要求太高,性子急又壓力過大,婉拒親友索求字畫,沒想到,李媽媽症狀不但沒減輕,反而三天兩頭送急診。掌握三不四多原則 陪長輩一起度過身心症李女士輾轉到台中慈濟醫院神經科門診,郭啟中醫師聆聽病程,先安排神經學檢查,排除腦神經疾病後,仔細調整用藥,逐步緩解病情。郭啟中表示,心理或部分腦神經生理症狀病徵,都會伴隨焦慮、恐慌症狀,而且老人發生焦慮、恐慌機率其實不低。建議發現長輩個性或情緒反常,先就醫檢查,確認是否為腦神經生理疾病引起的情緒反應,再做治療。郭啟中確認李女士病情關鍵在心理,依據身心狀況,選擇適合的抗憂鬱藥物,逐步調整到最適當的劑量,才不會造成身體負擔,更改善患者不安的心理症狀,但解決之道還是在於自身的生活調適與家人陪伴。該院身心科主任許峰碩表示,憂鬱、焦慮、恐慌症狀類似腦力不足、無法思考的狀態,因此,建議家有憂鬱、焦慮、恐慌長輩的人,掌握「不澄清事實、不指責、不比較;多支持、多傾聽、多陪伴、多鼓勵」的「三不四多」原則,才能一起度過。家人陪伴重拾書法興趣 學會凡事「慢慢來」李女士透過家人鼓勵陪伴,重拾書法興趣,還學習鋼琴、爬山、當環保志工;家屬表示,媽媽最大改變就是面對一切事務都「慢慢來」,靠著自己努力,打敗焦慮、恐慌糾纏,遠離惱人的身心症狀。

「老師罵榮榮,云云卻哭了」你家也有高敏感孩子嗎?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大榮,你給我安靜一點,我在上課。你到底在幹麼?再吵的話,你就不要下課。搞什麼鬼!老是說不聽。」老師拉高嗓門數落大榮,但大榮嬉皮笑臉,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倒是坐得遠遠的林云云卻顯得很有事,這明明不干她的事啊。只要一遇到老師把音量拉大,云云就覺得老師是針對自己而來。座位上的她不斷搓揉著手,不時低下頭,眼神盯住桌面。「同學們看這邊,看看等腰三角形的兩個邊、兩個角,這兩個角是一樣的,所以你們換算的時候,記得先把一八○度扣掉頂點,剩下的兩個角再除以二……」大榮轉過頭,對著坐在後面的阿信秀他新買的寶可夢遊戲卡。「啪!」老師用力把數學課本甩在講桌上,「大榮!我已經警告你了,你還在那邊講?」大榮還沒出聲,坐在遠端門口旁的云云竟然哭了起來,眼淚一直流,一直流。老師的視線掃向云云,「云云,你哭什麼哭呢?一個大榮就夠讓我頭痛了,你還來湊熱鬧?」望著淚流滿面的云云,老師感到莫名其妙,「真是的……」【陪伴孩子面對焦慮】震央沒事,遠端卻有事教室裡常常會出現一種狀況:當老師大聲地指責班上某一個同學時,被罵的當事人顯得不痛不癢,沒有什麼反應,反倒是班上的其他孩子明顯受到驚嚇,而焦慮不已。這種狀況,我常常形容為「震央所在沒事,在遙遠的地方卻很有事」。對於這種情況,我會思考:孩子反映出來的是什麼訊息。是對於老師大聲、嚴厲而過度敏感?還是害怕老師也會罵自己?……無論什麼原因,這往往使孩子常處在一種焦慮狀態,無法專心於課堂。風吹草動,皆與「我」有關有些孩子屬於高敏感,對於教室裡的風吹草動,總認為是和自己有關係。例如,當老師上課時責罵別的同學,當事人很容易誤以為老師也在責罵自己。面對高敏感的孩子,老師難免莫可奈何地這麼想:「我在進行班級經營,管愛講話、愛干擾的同學,但那孩子愛哭,我能怎麼辦?」「我總不能都不管課堂秩序吧。更何況,重點是我沒有罵那孩子喔!這是他/她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辨識「敏感」的差異我們需要釐清,有些孩子是屬於感官上,對聽覺刺激過度敏感,因此大聲、尖銳、高亢的語調和音量,會造成其聽覺上的不舒適,感到疼痛,極度焦慮。有些孩子則認為講話的內容、字眼和自己有關,這一點跟孩子是如何解讀、思考有所關聯。我們需要逐一地釐清,孩子的想法是否出現誤解、扭曲與過度放大。這兩種敏感是不一樣的。換位模擬:想像自己是數學老師……引導孩子想像:自己是數學老師,面臨坐在教室前方第一排的大榮不時干擾上課,自己會做出怎樣的反應?同樣地,試著再度想像:身為數學老師,自己的所有目光都聚焦在眼前的大榮,坐在門邊的林云云並不在自己的視線裡。──也就是說,老師的火力射程僅及他眼前第一排的大榮,對於在遠端角落的自己完全是八竿子打不著。引導思考:「老師生氣的對象不是我。」引導孩子思考:老師現在生氣的對象是大榮,並不是針對我。主因是大榮上課時,不斷在干擾老師,所以老師才發出尖銳的聲音,以責罵的口吻威脅、要求不守規矩的大榮。──老師的對象是大榮,我是林云云,這是兩件事情。「這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可以很確定,我在課堂上,遵守著上課的規定,我安安靜靜地坐在座位上。因此,老師沒有任何理由及必要性來針對我。整個過程,就是針對大榮,這一點我很清楚,所以無論老師再怎麼大聲,他還是針對大榮,和我沒關係。」入戲演練:直接做角色扮演如果有些想像的方式對孩子來講比較抽象,可以直接進行「角色扮演」。請林云云站到講臺上,扮演數學老師,對著第一排的大榮直接入戲演練。讓孩子藉由角色的互換,來加深感受:數學老師「射擊」的對象,真的就只有他眼前第一排的大榮。孩子需要演練,因為這有助於強化腦海中的畫面,使其對想像的情境更熟悉。當畫面愈清晰,孩子對於整個情境也更加能夠掌握,有助於降低焦慮。以「干我屁事」的概念,透過自我對話,劃出心理界限看到標題,你可能覺得意中心理師怎麼用詞不雅,但事實上,就是如此。孩子可以使用一些有助於自己劃出「心理界限」的字詞,簡單地講,就是一種「干我屁事」的概念。這些詞彙、字眼,或許聽起來不雅,但我們並非脫口說出來,而是在自己的腦海裡、內心裡,對自己說。要讓自己不受負面想法的影響,有時候,「自我對話」的用字遣詞實在有必要犀利一點。敏感其實不是壞事,但是,如果敏感總是和孩子的負面思考連結在一起,那就真的很容易壞事。所以,如何調整孩子的認知是很重要的,讓孩子用一個比較合理的方式,來解釋自己與周圍人、事、物之間的關係。這也是我在書中不斷強調的主軸:認知想法的改變,對於改善焦慮狀況絕對有影響。一句話,是否可以改變一個人?關於這一點,我是非常相信的。正如在閱讀過程中,一字一句的文字,在在影響著我們看待事情、解決問題的方式。只不過要產生改變,需要我們每天非常敏銳地覺察自己對一些事情的看法,並且試著以合理的方式去解讀,加上不斷在腦海裡練習。別讓負面思考任意飄我們的想法、認知和注意力飄向哪裡,也決定了遇到狀況的第一時間,自己的情緒會往哪個方向走。關於自己要怎麼想、要不要想、想多少、想到什麼程度等,有些孩子可以很清楚地有效掌控,自己完全可以拿捏。然而,有些孩子則無法覺察自己到底是如何思考,念頭又到底是如何東跑西跑,最後就只能任由負面想法四處飄。有時飄到對自己不利的地方,就像跑到幽閉的山谷裡,想法在山谷中不斷地繞啊繞,繞不出來。這種在山谷裡一直轉不出來的狀態,將使孩子長時間處於焦慮,困擾不已。老師的敏感度很重要每個孩子在課堂上能承受的抗壓力與情緒反應不盡相同,請老師特別留意,孩子在教室裡是否出現明顯的異樣行為表現。例如,不斷地摳手指、啃手指甲、拔頭髮、眨眼睛、咬衣領、咬袖子、流手汗,出現不自主的抽搐動作、聲音等,這些都可以作為觀察的指標,來瞭解孩子在教室裡的壓力調適及因應狀態。孩子在教室裡,到底怎麼了?如果老師可以很敏感地留意到班上孩子的一些異樣,將有助於家長在第一時間發現孩子的特質與狀況,而在初期的黃金階段,進行協助與介入,或是老師進而調整與修正,以有效改善孩子在教室裡的適應問題。找出焦慮的原因當孩子在學校出現像故事裡云云的焦慮情況時,父母可以先試著瞭解孩子在日常生活中,解讀事情時,是否總容易過度聯想、過度解釋,將一些不相干的事與自己綁在一起,並且朝著對自己不利來想像、放大或扭曲,而衍生出焦慮,影響到上課表現。接著,引導孩子回到自己的生活經驗中,曾經在哪些情況下出現焦慮,並且停下來思考造成這些焦慮的原因通常是什麼,例如上學遲到,導致被老師處罰、受到同學嘲笑;考試成績不理想,導致自己無法進入理想的學校;或是成績低落,導致自己在班上得忍受同學的嘲諷對待,或遭爸媽、老師責罵等等。思考這些行為及結果是有必要的,關鍵在於釐清自己的擔憂是否合理,在過與不及之間,我們放入了多少心思與注意力,是否不斷在放大焦距,使得擔心、焦慮或顧慮變得像無止境的迴圈,不斷擴散,直到令人窒息。身為家長的我們一定有過以上的經驗,先試著明白自己的情況,再把這份瞭解轉移到孩子身上,或許,比較容易感同身受為何孩子在這種情況下會焦慮不安,甚至於恐慌。同時,既然焦慮也令我們感到極度不舒服,我們可以理解,孩子其實也不希望處在這種狀態。設定焦慮的界限每個人都要對焦慮設下一道自己可以容忍的「界限」。這道焦慮界限如何判定,可以與孩子共同討論。例如從生理反應切入,像是心跳太快、流手汗、腸胃不舒服、頻尿、想拉肚子、偏頭痛、肩頸痠痛等,讓自己受不了的狀況。以主觀的「我受不了了」,作為焦慮的界限。我們不想讓焦慮越過這個界限,無論如何都必須將焦慮鎖定在界限以內。孩子要練習當自己的焦慮逐漸接近這道界限時,發出求救的信號:媽媽幫幫我/爸爸幫幫我/老師幫幫我,我快受不了了,我快要沒有辦法控制了。這表示孩子已經感受到焦慮快要跨越自己所設定的那個界限。如果你是老師,試著和全班學生一起討論大家可以容忍的焦慮界限。每個人的焦慮界限不一定相同,無須比較誰的容忍度比較高、比較強或誰撐得比較久,沒有這個必要。回歸到每個人當下的狀態,面對焦慮,處理焦慮,轉移焦慮,這沒有什麼好比較的。協助孩子將焦慮有效控制在一定的範圍內。先設定好這個焦慮界限,以防自己不自覺地越了過去,而深陷焦慮的困擾中。否則,一旦焦慮的高氣壓籠罩在孩子的日常生活當中,使其感到窒息,手足無措的孩子在疲於掙扎之後,只能兩手一攤,任由焦慮折磨。讓孩子試著控制自己的想法,移除一些不相干的雜念,或者隔絕具有破壞性、干擾性的念頭。(本文摘自/覺察孩子的焦慮危機/寶瓶文化)

孩子愛啃指甲 可能有說不出的焦慮!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媽媽,姊姊好噁心哦!她把手指頭放到嘴巴裡面,都是口水。叫她不要碰我的玩具,噁心死了。」弟弟話一說完,立刻將他的玩具抽了回來。「彤彤,你在幹麼?都已經那麼大了。你把手指頭放在嘴巴裡做什麼?我跟你講了多少次,老是講不聽。」媽媽邊說,邊把彤彤的手從嘴裡拉了出來,朝她的手背拍下去。「都幾年級了,還這樣,真是的!就不會在弟弟面前做好榜樣嗎?」彤彤兩個眼珠子直盯著媽媽,也不開口,只是雙手用力拉扯著皺皺的褲子。「彤彤,我警告你哦,我跟你講了多少遍,你再給我啃指甲看看。手那麼髒,細菌那麼多,跟你講了多少次。手放進嘴巴能看嗎?下次再被我看到,你就完蛋了。」然而,不管媽媽怎麼念、怎麼罵,講了一次又一次,孩子啃手指甲的畫面仍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不同的「頻道」上演。她會一邊看手機的YouTube影片,一邊咬著手;一邊寫數學評量,一邊咬著手……媽媽發現,彤彤連對著窗外發呆時,也在咬手。「到底怎麼搞的?放鬆的時候會啃手指甲;專心做事情時會啃手指甲;沒事做的時候,也在啃手指甲。簡直在找我麻煩嘛!」媽媽感到不以為然,同時也不解,「這孩子幹麼動不動就咬手?難道是口慾期未滿足嗎?」這實在超出媽媽能理解的範圍。要說彤彤不懂咬手這行為不好嗎?也不盡然,她聰明得很,不可能連這種最基本的道理也不懂。只是,媽媽實在無法忍受,已經上小學了,還老是講不聽,又不是小baby,真是難看。好幾次忍不住直接用手打了幾下,啪~啪~啪,但就像拍打蚊子一樣,消滅了一隻,沒多久又來一隻。在那之後有短短的幾天,咬手行為暫時沒有出現。但你也知道的,沒多久,問題又來了。「講不聽,講不聽,講不聽!為什麼老是講不聽?」媽媽實在是不想再念了。怎麼講都沒用,媽媽實在不知該如何是好。難道,自己真的得被逼著採取更激烈的手段嗎?【陪伴孩子面對焦慮】「焦慮」,需要被懲罰嗎?讓我們好好來思考:為什麼孩子咬自己的手指甲,我們卻要用嚴厲的方式威脅他、處罰他、警告他,不准他再做出這樣的舉動?◎孩子啃手指甲的行為在呼救,「幫幫我!我想要擺脫焦慮!」你認為,「我已經跟孩子講了好多遍,叫他不要有這種壞習慣,但一直講不聽。最後只好打他、罵他、懲罰他,讓他怕。或許,下次孩子就不敢再做出這種行為。」我們不要只看到行為的表象,而忽略了在這表象底下,孩子所要傳達給我們的訊息。孩子到底在暗示我們什麼?處在一種自己也難以說出口、難以處理的焦慮情緒中,絕對不是孩子自己自願。不會有孩子告訴你「我想要焦慮」,因為焦慮帶來了不舒服、不愉快的體驗,沒有人想要這樣。然而,伴隨著這些負面情緒而生的外在行為,孩子這次是用「咬手」來呈現──其實,他已經在發出警報,不時在告訴我們:「幫幫我!救救我!我想要擺脫這樣的焦慮情緒!」我們卻沒有聽到、看到,甚至於我們還誤會他了。◎我們沒有察覺自己「忽略」或「誤判」孩子的求救訊息想像一下,當一個孩子遇到狀況,打了通一一○電話尋求協助。然而,電話另一端的人卻認為這孩子在開玩笑,說:「小朋友,不要鬧了。」或者直接就把電話掛斷。甚至於,若孩子繼續打電話,接電話的人這麼警告他說:「如果你再這樣,我就要處罰你了。你不要再開玩笑,不要再浪費我的時間。我已經跟你講了多少次,不要亂打電話。」這種情況,就像我們告訴孩子,「我已經警告你很多次了,不要再咬手,為什麼都講不聽?」孩子繼續打電話、繼續啃手指甲,他只是想要告訴你,「幫幫我!救救我!我受不了了!我有危險!我有狀況!」但我們依然認為孩子老是講不聽,而忽略了孩子真正要傳達的求救訊息。或者說,我們沒有察覺到自己選擇了忽略,甚至於誤判。而我們還因此處罰或指責孩子……看到這裡,你有沒有發現自己似乎做錯了什麼?別將焦慮強押(壓)至「地下室」當孩子咬手,別再只是對孩子說:「你不要再咬了!」面對焦慮行為,不要再採取威脅與責罵的方式了,因為我們都還沒有弄清楚,是什麼樣的原因促使孩子做出這樣的舉動。當我們直接採取壓制的方式,只是讓孩子將焦慮的情緒壓抑下去,有如從二、三樓押(壓)至地下一、二樓。壓抑焦慮,並不等同於焦慮被釋放、被舒緩,而只是讓焦慮被擱置在底下,沒有進行處理,甚至於演變為後來你無法預期的局面。有些孩子雖然不咬手了,但是,他可能轉為拔頭髮、眨眼、聳肩或發出怪聲。你必須知道,孩子自己並不想要這樣。畢竟,過度的焦慮對孩子帶來的只有痛苦難耐。事實上,有些孩子自己也沒辦法控制,因為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給孩子「情緒支持」,別妄下評斷請陪伴在孩子身邊,試著去體會孩子面對焦慮情緒時的感受。先不要有任何的批判、評價或論斷,認為他應該怎樣、不應該怎樣,甚至於責怪他是自己想太多或自討苦吃。沒有人想要想太多。有時想太多,是自己無法控制的啊。先把你的情緒擱置在一旁發現孩子咬手時,先暫時把你自己的情緒擱置在一旁。藉由一些行動轉移孩子的注意力。比如抱抱他、安撫他、拍拍他的手,或是帶著他散散步、玩玩遊戲。先讓孩子的焦慮情緒緩和下來再說。尋找讓孩子感覺最舒緩的狀態因為壓力而感到焦慮時,可以嘗試從事讓自己放鬆的活動。與孩子一起尋找令他感到最舒緩的狀態。例如:孩子在泡澡時放鬆,散步時放鬆,游泳時放鬆,吹吹風放鬆,聽音樂放鬆。有了明確的放鬆模式,孩子就比較容易有一個判斷的依據。在這些放鬆的情況下,讓孩子感受到自己處於一種低耗能、不耗電的狀態。此時,身心沒什麼負擔,且能夠維持在一種相對有精神的狀態,以主觀的感受來形容,就是輕鬆、舒服、自在。引導孩子接納自己的焦慮。讓孩子瞭解,當自己的焦慮情緒升起時,可以直接暫停當下的活動,而選擇去做一些低耗能、不需要太耗腦力的活動,先讓自己藉由改變活動,適時地舒緩焦慮。自我安撫當孩子的焦慮指數偏高到他自己已無法招架時,則需要我們大人引導孩子進行「自我安撫」。以韓劇《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的經典畫面為例,「自我安撫」可以有各種排列組合的方式,例如:張開眼睛或閉上眼睛,接著兩隻手交叉,輕輕擺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或是重重擺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也可以輕輕拍、重重拍、慢慢拍或快速拍。沒有一定的標準做法,可以讓孩子試著做做看,以找出最適合自己舒緩情緒的方法。提醒自己,讓焦慮舒緩的方式,沒有「一定非得如何不可」的執著。找出比較容易讓自己進入放鬆狀態的方法。打破執著,讓自己的思考有彈性,也是另外一種讓自己舒緩焦慮的方法。(本文摘自/覺察孩子的焦慮危機/寶瓶文化)

厭惡自己沒價值 暴食女看這科擺脫焦慮

(優活健康網記者黃苡安/綜合報導)54歲郝小姐罹患焦慮症、堆積症、暴食症,長期服用安眠藥,認為自己在世上沒有存在價值而常有輕生念頭,透過血拼、吃甜點才能感覺滿足、感覺自己還活著。一年後,郝小姐發胖超過10公斤,更低看自己、厭惡人生,某天因無法再忍受嚴重失眠和便秘向中醫求診,沒想到改變她的一生。如今郝小姐不但擺脱焦慮等困擾,還瘦了10公斤,再次穿上最愛的皮衣皮裙。天天哭泣懷疑自己為何而活 醫師傾聽打開心防郝小姐說:「我很幸運,遇到一位醫師願意和我聊天、相信我能變更好,即使我說我只能做小小改變也沒關係。他都這麼信任我,我就試著做做看,沒想到我真的改變了,原來靠自己走出來的感覺這麼好,我學會愛自己、相信自己。」 衛福部台北醫院中醫科醫師郭建志表示,郝小姐身高162公分、體重60公斤,未達肥胖的標準,卻因為合併焦慮症,加上多次減肥失敗、無法控制食欲、購物欲,讓她天天哭泣、懷疑人生、也懷疑自己為什麼活著。因此透過正確的勸誡與中醫治療,加上多傾聽,才讓郝小姐打開心防,願意相信醫療也願意靠自己在飲食上做出改變,才能夠真正瘦下來。很多患者看到自己改變時,也同時強化自信心,提高對自己的期待,覺得生活是有樂趣的,並不是毫無意義。 中醫治療是什麼?每一個焦慮症患者都適用嗎?郭建志指出,因人而異,中醫會依患者身心狀況進行治療,焦慮症在中醫屬於驚悸、怔忡或善驚的範疇,原因多為情志失調、肝氣鬱結、憂思過度,導致心脾陰血虧虛,主要分為五大類型:1. 心膽氣虛:氣短乏力,語言低微,心慌易驚,少眠多夢。2. 陰血不足:虛煩失眠,潮熱盜汗,手足心熱,面色無華。3. 痰火擾心:心煩意亂,夜寐易驚,口乾口苦。4. 心火旺盛:面紅目赤,口舌生瘡,煩躁易驚。5. 肝鬱血虛:胸脅脹滿,情懷不舒,煩躁易怒,面色爪甲蒼白。郝小姐有焦慮症併暴食症及失眠狀況,屬於第二類陰血不足,治療時需多傾聽,了解患者更深層的憂慮與需求,疾病診斷後以藥物、食物搭配,著重於增加代謝、促進排便為主,建議掌握「惟量是問、少吃多動」原則,多吃高纖低熱量的蔬果,如芭樂、火龍果、番茄,少吃高熱量、高脂肥肉、油炸類、高膽固醇類的食物,也不要因為選擇的食物是低熱量就吃多,應衡量每日所需熱量與自己耗用的體力多寡,掌握每餐攝取的總量及熱量,搭配適量運動改善,例如看電視時就能邊伸展四肢,把能坐就不要站的習慣改成能動就不要坐。

工作常出包好焦慮 成人過動症惹的禍

(優活健康網記者黃苡安/綜合報導)一名33歲男性上班族平日工作認真,卻經常無法在工作時間內準時完成交辦事項,也常常出錯,因此受到長官及同僚不解,讓他相當氣餒、緊張煩躁到常常失眠,甚至開始有點抗拒上班,在與親友懇談與反思後,才理解自己從小就有這樣的特質,現階段焦慮度越來越高,整天做什麼事情都緊張兮兮的,因此到醫院求診,才發現患有成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從小就丟三落四 因為不吵鬧沒被師長發現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精神科蔣立德主治醫師表示,詳細問診後發現,患者從小就容易發呆、分心、個性粗心,忘東忘西,但因為在課堂上不吵不鬧,所以沒有被師長發現。大家以為他是少根筋而已,覺得長大應該就好了,沒想到卻越來越嚴重。進一步排除其他可能造成專注力缺失的原因,如近期的癲癇、內分泌失調、憂鬱症、躁鬱症等狀況,經醫師診斷患有「成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病因主要在於大腦前額葉活性不足,因此容易造成分心。經由中樞神經刺激劑的治療,可以有效增加多巴胺濃度,刺激大腦活動,進而增加做事情的動機。患者在藥物治療後,加上一段時間的心理調適,專注力與情緒都有明顯改善,工作也順利上軌道。8成患者成年前未規律接受藥物治療蔣立德指出,在你我的身旁,像這樣的同事應該不算十分罕見,但倘若因這樣的狀況,導致影響工作效率與情緒,那就應該趕快處理。依照過去的流行病學研究,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盛行率約為7.5%,但根據健保資料庫的統計,有超過八成的病患,在成年以前並沒有規律接受藥物治療。這些專注力缺失的問題,在成年時仍然很有機會造成工作效率低下,以及日常生活上的困擾,甚至因為過去許多的經驗累積,導致同時產生憂鬱與焦慮的症狀。如果出現類似的症狀,千萬不要諱疾忌醫,盡快尋求協助,才能有效改善,進而避免其他衍伸的情緒問題。

Menu